为什幺他都听不懂?用一个梦境,解开感情的困境

图/Shutterstock

为什幺他都听不懂?用一个梦境,解开感情的困境

事情是这样的,和大多数来找我的人一样,眼前这一位也是因为感情困扰而来。

她说,自己在爱情里面是一个霸道的人,男友经常觉得她控制慾望很强,有很多不能够忍受的事,有一些非常奇怪的地雷,有趣的是,每当她的一些「规定」男友没有遵守的时候,她就会异常的愤怒。更糟糕的是,男友每一次都还是表现出一种「厚!又来了!不然你是想怎样?」

和她见面听到她谈这个议题的第一次,我就有一点直觉,她这种「习性」可能跟她的家人有关,但一直不知道从哪里切入比较好。跟她*会谈了好多次,总觉得有哪里卡卡的,好像一直没有接触到问题的核心,就像她一直以来对外面所携带的那个防卫的面具一样。

「对了,如果你有做梦的话,或许可以带来,倘若你没有其他想要谈的,我们当作好玩聊聊也可以,没有也没关係,不一定要强迫自己把梦记下来。」在第三次会谈结束之前我说,她点点头说:「好啊,如果有的话」

老实说,我原本不怀抱任何希望。

教室的梦

第四次来的时候,她带了一个梦。这个梦境很短,但他却印象很深刻,所以一醒来就拿起手机把它记录下来,甚至还列印出来,刚进来的时候就兴致勃勃的想要拿给我我请她稍微念一下这个梦的情境:

我梦见我和学生在一个教室里面,教室有点像是工厂的1楼,学生如果携带违禁品,只要我脚踩一下,违禁品就会被传送到2楼的阁楼里面没收。我要求那些一直在吵闹的屁孩学生完成一些作业,作业的内容很特别,是煮一些红豆汤,贡丸汤之类的,学生就哭丧着脸抱怨,一直该该叫说:「这一定要做吗?」,我板起脸孔回答他们:「不然呢?」

后来有几个学生我一看就知道他们有带违禁品,但他们都不承认,于是我们就开始上课,后来果然露出马脚,被我没收了。

讲完这个梦,她的第一个联想是最近在学校的生活,她梦里在讲台上讲的那些话,其实也是平常他会对学生说的话。我觉得她讲的没有错,但也开始在思考,这跟我们每次谈到她和妈妈的关係,就会卡住没有办法往下,有没有一些可能的关联?

「反哺」的困窘

「对了,梦里面让你印象深刻的画面或者是话是什幺?」我问。

「就是我在台上,对学生说「不然呢!」的那幕吧,我还蛮常讲的。」

「喔,你以前有听过这句话吗?」

她提到她妈妈相处的时候,她妈妈经常会讲这句话,尤其是每次吃饭的时候,最后她都会说:「你付钱!」有些时候她反抗妈妈会说:「不然呢?」 ,其实她感觉非常不好,可是好像又觉得这本来就是她应该要做的,所以最后就通常会接受了。

「我每次都有一种无奈感觉,还有说什幺都没有用的感觉。」她补充。

后来才发现,她内心也和在那声音互相打架,例如有些时候要出去晒太阳,有一个声音就会跟她说:「出来玩吧!」另外一个声音就会跟她说:「一定要吗?」然后第一个声音就会说:「不然呢」

她经常会有这种自我责备的声音,或者是内心面临这种矛盾。

「其实我妈本来就要当那个哺育,照顾,付钱的角色,但她却没有,这件事情对我来说一直是一个疙瘩。她在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跟爸爸离婚,丢下我给爷爷奶奶抚养。所以我每次帮她付钱,都会有一种很卡的感觉。我心里面其实反抗去「反哺」妈妈,但我想要反抗的时候,就会有另外一个孝顺的角色会跳出来,告诉我「不然呢?」。其实如果有一天她真的去付钱,我反而会觉得很奇怪⋯⋯」她说完,我们看着彼此,沉默了几秒钟。这是她第一次愿意说这幺多,也是她第一次与那个「没什幺感觉」的母亲做这幺多连结。

梦的三个层次

在他的例子里面,我们可以看到描述的时候三个不同阶段的梦的诠释:

●现状:反映了她跟学生相处的模式,她总是当那个比较权威,不太能更改的角色,学生只能听着她的命令去做。

●平行关係:这个梦也反映了她跟母亲的相处,梦里面她跟学生说的话,实际上也是母亲会跟她说的话她的许多匮乏,许多无力,许多难以言说的事情,都是和母亲有关。

●内在对话:就像她所说的,其实梦里面的那个老师和学生的角色都是她自己老师是那个比较严格的自己,总是会把一些「不被允许的东西」(例如违禁品) )没收起来,藏在阁楼,然而,在阁楼的底下却是有冲突和暗涛汹涌的。另外,那些屁孩学生,其实也是她心中的一部分,那个懒散,不想要做什幺的自己。然而,这个梦协助她看到了内在的矛盾冲突,也看到了这些声音其实是来自于母亲的言语。

一直以来,她总是试着假装坚强,在别人面前呈现出最好的模样,原来在那背后,有一个声音「不允许」她呈现懒散的部分 - 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不能够养大自己,那幺也不会有任何人可以养大妳。

然而,这个梦境让她看到那个内心很渴望爱的小孩,那些嚷嚷着「一定要吗?」的小孩。聊到最后,她终于说出了藏在心里面多年的秘密。

「你这幺说我突然想起来,「一定要吗?」这句话好像是我妈要离家之前,我问她的最后一句话⋯⋯她一样回答我「不然呢?」其实那个时候,我很痛心,好像不管怎幺做都没有办法留下她,前那个时候年纪很小的我也暂时想不到别的方法」。所以就只能默默的看着她的背影,然后在巷子的底端哭泣。她说,抽搐着掩面。

我终于明白,过去遗失的爱并不会消失,会用另外一种形式,你心里面发酵成一个洞。有的人会透过自我要求,有的人会透过不断讨好,有一些人,会用怨恨,与家人疏离,抗拒不去面对,来逃离再次被伤害的可能 - 儘管在他们的内心深层,还是渴望被爱的。

因为我们两个时间一直没法搭上,所以约道下次见面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这是看到他的时候,不但觉得她开朗许多,也得知原来在这一个月当中,她每次看到男友的白眼,就会想起他母亲的模样。那种好像很无辜,无助,却有令人生气,觉得「你为什幺都不在乎我」的情绪也会油然而生。但当光光是她发现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母亲本人,而是她所爱的男生,改变就得以变得可能。

「我好害怕如果你反抗我,就代表你在否定我。我太害怕被否定了,所以就先生气,把你推走。」圣诞节前一天,她跟男友促膝长谈,什幺话也没说,就到旁边,拍拍他的肩膀,给他一个拥抱。

「就算你把我推走,我也会回来。可是答应我,下次不要再把我推走了好吗?推久了肩膀会痛。」男友说,一样不改他的幽默。整点时候,耶诞城的灯亮了起来,灯光洒向两个人的脸庞,她才好好看见,那个一直以来都没有仔细去阅读的男友的模样,多幺像小孩,多幺需要被宠爱。

就像她自己一样。

BOX:有关楼层的梦境

你也做过关「楼层」的梦吗之所以用这个角度读懂这个梦,有赖于之前我上课的时候,有一个很类似的梦:荣格走入地下室,发现一堆白骨。这梦的启示是:

当我们在梦里面往上跑或者是往下到不同的楼层,往往也是象徵着我们走到意识比较浅或深的部分。

回头想想过往有做过这种梦吗?在那个梦里面,比较低楼层的自己,是否象徵着一些被自己压抑的,不想被别人看到的部分?如果那些部分有机会让别人看到,或者是被自己看到,会发生什幺事?

注解

*本文个案同意后,修改细节而为文之,无可供指认之虞。

海苔熊




相关推荐